Sara_薰

「為什麼一個人會如此不安?
罪孽累積孤獨寂寞傷痕,然後了解了人心。」《身旁》-柴崎幸

剛喜歡上Ko的時候不了解為什麼Ko要寫這樣的歌詞,也理解不了她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。

時日一點點的過,事情一次次的發生,終於明白了也理解了。一個人的不安,不是因為身處孤獨而感到不安或驚慌,是一個人的時刻,想起了曾經的無知與勇氣,接受一次次傷害、痊癒、再收拾行裝上路的無限回轉過程。
才因此感到了不安與惶恐。從中不斷的、跌跌撞撞的、看清了很多事,從中累積自己的孤獨寂寞,與人生俱來的寂寞融合,成為新的孤獨。

真的很痛很痛,無數次想過不如就這樣吧,好累啊。每一次都在真真切切的了解著人心,然後失望,停下來拍拍自己的肩膀,對自己說,辛苦你了,跟著我真的沒好日子過。最後再重新武裝起自己,面前的路還在,面前的世界也不會因為我受傷了而停下,這是快速成長的一段時間,認清了自己的位置、也認清了自己在別人心中的位置;清楚了這世界真的不是你用心去對別人,別人也會以同樣的心來回報你;深刻了解了人真的是一種「只要影響不到自己,都會覺得別人在小題大作」的生物;也真正的知道了太在乎別人的感受、對人太好,是真的會被認為可以恣意傷害,而有一天忍夠了還會被當成是發脾氣的人。

但我還是不知道為甚麼會有人把別人的好意與善良當成是應分的、應該的。當別人覺得受夠了或是受傷了,反倒是我不對了。畢竟我心甘情願做的,的確是我不對,是我不應該。那些人都挺沒毛病的,是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抱著對別人好,別人就會對我好的想法。

過程中失去了很多也沒有得到甚麼,卻起碼能安然對著一個人時的自己說,不哭不哭,你的眼淚不是珍珠,但你的睫毛膏、眼線和粉底都很貴。 你以為到最後了我會說感恩他們傷害了我?
為什麼我要對傷害我的人感恩他們傷害我?我又沒病。
我只想抱抱自己,好好的安慰一下心裡那個受傷的孩子。
這些事情、這些話也只能在深夜趕稿的間隙中寫出來,天亮之後,會沒有勇氣的。